探险者的悲歌:网投网站:最断魂南极科考影像再现

斯科特被英国人称为20世纪初探险时代的伟大英雄。1910年6月1日,他带领探险队离开英国,向南极点发起冲刺。当时,挪威人罗阿尔德·阿蒙森也率领着另外一支探险队向南极点进发。两支队伍展开了激烈角逐,都想争取“国家荣誉”。结果阿蒙森队于1911年12月14日捷足先登,而斯科特队则于1912年1月18日才抵达,比阿蒙森队晚了一个多月。不幸的是,在返程途中,南极寒冷天气提前到来,斯科特队供给不足,饥寒交迫。他们在严寒中苦苦拼搏了两个多月,终因体力不支而长眠于皑皑冰雪中。英雄的陨落令人扼腕,但是上苍垂怜,斯科特队的随行摄影师Herbert G. Ponting因为没有参加最后一段历险而幸存,留下了一批非常珍贵的影像资料。下面,就让我们跟随照片一起重温这场断魂的南极探险之旅。

摄影师在冰上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摄于1911年,摄影师Herbert Ponting正站在南极洲麦克默多海峡附近的一座冰山上,他的小胡子沾满了冰渣。Ponting是1910至1912特拉诺瓦远征南极探险队的科学队员之一。 英国探险家以及探险队领队 Robert Falcon Scott于1912年1月17日抵达南极点。100年之后,历史学家Max Jones表示,Ponting的照片(包括很多在国家地理档案室中都非常罕见的复本)提供了此次探险相当丰富的影像记录。 尽管Ponting没有全程走完去往南极点的探险,但是他按照时间顺序全面记录了科考队在南极大陆的生活,描述了驻扎在海岸边的小房子、捕捉工作瞬间的科学家,记录不同寻常的野外生活,还有“壮美的风景”——曼彻斯特大学现代历史高级讲师Jones这样形容。

探险者乘坐的特拉诺瓦号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Jones说:“Ponting拍摄的这些令人惊叹的照片创造出了一种史诗般的南极摄影语言,它展现了南极洲作为大自然的堡垒是如何被人类征服的。”

从冰缝里远看特拉诺瓦号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留守后方可能救了Ponting一命。达到南极点之后,Scott和他的小队发现挪威探险家Roald Amundsen早在1911年12月14日就达到了那里。然后在回程的路上,由于极寒和补给不足,Scott的整个小队在1912年3月下旬全军覆没。

船上的狗和小马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会图书馆

Ponting所拍摄的这张照片上展示了1910年去南极时的雪撬犬。它们在木制捕鲸船特拉诺瓦号的甲板上建窝。船上的货物中有3个机动雪撬,162只全羊,19匹小马,33只狗以及450多吨煤,还有水手和科学家共计65人。

日间小睡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中是1910年船舰正在和“包裹”作斗争时,特拉诺瓦探险队的队员们在阳光中小睡;所谓包裹也就是厚厚的海冰。Scott在一封家信中,这样写道,当特拉诺瓦卡在大约400英里(640公里)广阔的冰中时,她看上去就像“有生命的物体正在战斗”。

南极冰下捕鱼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在南极冬季的极夜,探险队的厨师Thomas Clissold和随队外科医生Edward Atkinson(图右) 正在拉起密封诱饵的陷阱。Jones说,探险队近三年的科学研究,尤其是在气象学和地质学方面,为今天我们认知南极大陆奠定了基础。他还表示,除了这一点的推动,Scott和他的队员也“被发掘未知世界的热情驱动着”抵达南极点。

每日捕捞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这张拍摄于1911年的照片展现了一种用密封诱饵捕捉的猎物,包括鳕鱼属的鳕鱼。Scott在1911年5月吃了烤鳕鱼,并写道这种鱼的“味道格外香甜”。

在南极进餐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显示了1911年1月7日,人们在帐篷里吃午餐,这发生在特拉诺瓦号在南极洲开普敦埃文斯靠岸不久之后。Scott选择在开普敦埃文斯搭建探险小屋是因为这里很容易到达罗丝陆缘冰——这是一块法国面积大小的陆缘冰,可以作为南极跋涉的第一部分。

冰屋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上是1911年1月12日,副官Edward Evans和生物学家Edward Nelson正在凿开一个冰穴以供食物存储。Scott在日记中写道,虽然这是一项“缓慢而艰巨的任务”,但他预言一旦完成,这个食物贮藏室“从各方面来说都是完美的”。

给马喝酒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上是1911年2月8日,探险队对员正在给一匹小马喂食威士忌,它刚被麦克默多海峡的冰川卡住,好不容易游上岸。在南极跋涉准备阶段,铺设补给站的时候,人们遇到了很多挑战,包括没有发觉的冰和暴风雪。

读取地平线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1911年2月9日,小队长Henry Rennick正在用一种名为人工水平仪的仪器来读取地球自然水平线的数据。特拉诺瓦科学探险队是迄今为止在南极最庞大的队伍,Scott的部分目标是 “采取一切努力……来研究自然现象”,就像他在出发前给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信中写的那样。

修补驯鹿睡袋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1911年5月16日,探险队成员正在特拉诺瓦小屋中修补驯鹿毛皮睡袋。为了这次南极探险旅程,队员们穿的很保暖,穿上了被称为finneskos的驯鹿毛皮靴、特大型的驯鹿毛皮手套,还带上了护目镜来防止雪盲。

穿暖和些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Scott选择海军士官Edgar Evans (在1910或1911) 作为南极之旅最后也是最困难的五人小队之一。南极队在1911年10月启程,有16个人,5只帐篷,10匹小马,23只狗,13副雪橇以及很多滑雪板。

测量温度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里是1911年,副官Henry Bowers (图左) 和生物学家Edward Wilson正在读取冬季夜间温度计上的华氏零下40度(摄氏零下40度) 冬季南极海岸边的温度可以低至华氏零下70度(摄氏零下57度)。

横渡海冰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显示了1911年西方地质队正拉着雪橇横渡海冰。这个小队由地质学家T. Griffith Taylor领导,第一次考察南极洲西部山区。用Scott的话说,“鲜有能与这样的山区风景匹敌的”。

炉旁取暖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上是1911年5月26日驯犬员Cecil Meares和船长Lawrence Oates正蜷缩在用海豹脂肪烧起的炉边旁。“这个炉子能够产生很多热量,但是,一些油脂闻起来实在是……”Scott在他的日记中写到,“有了这样的炉子,我们再也不会缺少熟食和温暖的小屋。”特拉诺瓦小屋十分的宽敞,有50英尺乘25英尺这么宽(15米乘8米),并被分成了两部分:办公人员和科学家用的军官室和海员用的生活舱甲板。

凝望木星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上是1911年6月8日,副官Edward Evans正在观察木星掩星,也就是木星恰好经过地球和另一颗行星之间。特拉诺瓦号探险家同时也目睹了很多气象活动,极光大概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 Scott在1911年5月记录到“今晚我们看到了极光——大概是我看到过的最最华丽的。那一刻从西北偏北到东南偏南的天空高达天顶,极光在瞬间变幻出拱形,带状以及帘状。”

小特拉诺瓦号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1911年8月10日,海军士官Patrick Keohane完成了特拉诺瓦模型。在看不见太阳的冬季,Scott的队员们发现了很多自娱自乐的方法,比如弹奏机械钢琴(一种钢琴),放映教育幻灯片,还有听留声机。

“巨大的冰城堡”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这张照片拍摄于1911年9月,在探险途中,队员们观察到"一座巨大的冰城堡”——Ponting这样形容它——掩映在很多不同寻常的冰结构中。例如雪橇队员经常遇到雪面波纹,风蚀刻的雪堆会形成类似暴风雨时候的海面。队员要学着读懂雪面波纹来确定风向,支搭帐篷。

埃里伯斯火山阴影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中是1911年9月17日,人们从特拉诺瓦小屋中走出。这是一个相当“温暖”的春天,气温在华氏零下15度(零下26摄氏度)。远处12,447英尺高(3,794米)的埃里伯斯火山正在喷发,这是地球最南端的活火山。

探险队员到深入到火山附近进行科考

用日本来放松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在1911年5月29日,Herbert Ponting展示了一张日本旅行时所拍摄的照片。Scott在日记中写到“今晚Ponting为我们做一场关于日本的精彩演讲,还配有他自己的插图。在饱含同情地描绘人类艺术方面时,他最高兴了。”这样的演讲并不仅仅为了娱乐教育探险队,也是为了让大家短暂地脱离南极大陆荒凉的环境。

初学者的滑雪道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挪威滑雪专家Tryggve Gran在1911年10月回程,他是探险队的中尉,同时也为南极跋涉者们教授滑雪课——他们中的大多数几乎没有滑雪的经历。

极地滑雪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在这张1911年拍摄的照片中,一双驯鹿皮的靴子被固定在了滑雪板上。在距离南极点最后150英里(240公里)启程之前,Scott临时决定带上另一个人,尽管实际上设备是为了四人团队搭建的,从餐具到滑雪板。这个决定减缓了行进速度——因为那个没有滑雪板的人必须走路,延长了做饭时间,最终妨碍了整个探险队。

“迷人的小兽”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拍摄于1911年10月16日,这是助理动物学家t Apsley Cherry-Garrard和他的小马Michael在开始首次南极点之旅前合影。Cherry-Garrard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小马“就像是我们拥有的一只迷人的小兽,尽管他养成了淘气的性格,而且会啃食缰绳甚至别的小马身上的穗子,我们叫做彩色流苏,挂在小马的眼睛上方来防止雪盲。”Michael和其他九匹小马在Scott和他的队员从南极回程的路上被杀死,作为食物储备。

冰上的科学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里是生物学家Edward Nelson在1911年12月24日,打算在冰孔中作科学实验。特拉诺瓦的生物学家被一群环绕在他们周围的异常生物所吸引,有海豹(他们称之为海豹)、逆戟鲸以及阿德利企鹅。

发现海绵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照片里是1911年生物学家Dennis Lillie正在检验刚打捞上来的玻璃海绵。Lillie是船员之一,一直待在特拉诺瓦号的船板上。这艘船将在冬季返回最近的大港口新西兰。

弹奏一曲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1912年1月,驯犬员Cecil Meares正在弹奏机械钢琴。尽管特拉诺瓦小屋外的条件很恶劣,助理生物学家Apsley-Garrard在他的日记中注明,对于驻扎在海岸的科考队而言,南极生活是比较豪华的。“在开普敦埃文斯待上一年和在达沃斯住上一个月相比,并不值得称赞,因为你就像在伯克利酒店待了整整一个英国冬季似的。”他写道,“在那种条件下,这是最舒服最容易做的事情了。”

最后的遗言 摄影:Herbert G. Ponting 国家地理

这是1912年1月17日,憔悴且忍受着寒冷的队员们在南极点拍的照片;从左到右分别是Lawrence Oates, Henry Bowers, Robert Scott, Edward Wilson以及Edgar Evans。这张照片拍摄大约两个半月之后,这些人都死去了,其中三个躺倒在距离食品仓库仅11英里(17公里)的帐篷里。在Scott最后的文字里,他写道他并不后悔这次探险,“它表明英国人可以克服困难,互相帮助,像曾经那样从容面对死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